您现在的位置:香港马会六和合彩 > 学科站点 > 体育 > 正文内容

刘鹤:风险应对要走在市场曲线前面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6-23 浏览次数: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研究员钮文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上发布书面致辞,这一致辞由中国证监会主席、论坛共同轮值主席易会满代为宣读。 刘鹤指出,金融系统要在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下,做好以下重点工作。 一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 二是服务实体经济,促进经济转型升级。

   三是坚持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加快发展资本市场。

   四是风险应对要走在市场曲线前面。

   五是深化改革开放。

   其中,关于风险应对要走在市场曲线前面,刘鹤进一步阐释说:在经济下行压力和各种不确定条件下,要增强预判性,理解市场心态,把握保增长与防风险的有效平衡,提高金融监管与金融机构治理机制的有效性。

   这实际点中了金融管理的命门。

   一直以来,许多金融市场管理者手上做的都是与市场紧密相关的事情,制定着各种法律法规、规定规则,但有些管理者可能只管政策、不管市场行情,并认为这是不干预市场的体现。 真能这么干吗?数十年观察发达国家的金融管理,我们实实在在地发现,发达市场经济体的金融政策,其发布时点与市场K线的关键时点高度契合,而使政策出台所产生的积极效应最大化。

   远的不说,6月11日美国股市出现断头铡一种极其恶性的走势之后,美联储立即对货币政策做出技术性调整,从而拦住了恶劣态势的持续。

   相比之下,无视市场曲线、无视K线内涵、无视市场心态的金融管理,实际是粗放性的管理,经常好心办坏事,并使政策效果大打折扣,甚至让好政策变成无效政策。 必须改变这样的状态。

   金融管理者在要求企业摒弃粗放之时,或许也要检视自己,转变和约束自己的粗放行为。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大到社会管理、小到金融管理,管理的关键与核心是:全面的系统考量+全方位的预期管理。 比如货币政策,无论宽松还是紧缩,整个过程都必须始终确保市场参与者对市场的积极预期,而全力防范消极预期的出现,尤其是在紧缩的过程中,如何确保积极预期始终保持?这是一个艺术过程,而绝不是简单的书本知识。 所以,作为市场经济的管理者,心中必须时时刻刻装着市场曲线,并通过它细致入微地发现市场心态的变化,读懂市场曲线所表达的市场含义,发现其中所孕育的风险。 对中国金融管理者而言,这一点曾被认为是缺陷和短板,现在需要补上。 所以,刘鹤副总理作为国务院金融委的第一把手,对金融管理提出这样的要求,切中要害。

   这恐怕也是中国金融管理必须尽快补上的短板。 为什么央行要更加关注资本市场流动性?很简单,既然中央三番五次地强调金融必须为实体经济服务,那央行作为金融倾向性、方向性的掌舵人和控制者,就必须担负起大量创造资本流动性的关键职责。

   因为,资本才是实体经济必须的生产要素,而绝不是货币流动性。 所以,央行不能只是关心货币流动性是否充裕,而更该特别关注资本市场的流动性问题。

   很显然,资本流动性是否充裕一定写在股票市场、债券市场的曲线走势图上。 当然,这条曲线图上也写明了中国金融的风险程度。

   因为从根本上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市场坍塌是最大的金融风险,是一切金融风险的最终汇聚点和作用点,是对实体经济最大的破坏力。 或许正因如此,除上述要求以外,刘鹤另外四项金融要求实际也在指向中国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

   比如,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促进金融与实体经济良性循环,什么样的金融才是关乎这个良性循环的金融?显然是资本金融,而不是货币金融;再比如,刘鹤提出服务实体经济,促进经济转型升级,那什么样的金融才是服务实体经济,促进经济转型升级的金融?当然是股权资本金融,它才是中国经济高质量创新发展的核心动力。

   还有金融开放问题,为什么要强调金融开放?当然是为了引入大量合格境外资本,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创新发展,而绝不是为了让中国金融市场变成国际热钱空转套利之地。 针对资本市场自身的建设,刘鹤再次强调指出:坚持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加快发展资本市场。

   要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完善信息披露、发行、退市等基本制度,着力增强交易便利性、市场流动性和市场活跃度,健全鼓励中长期资金开展价值投资的制度体系。

   强化对市场中介机构的监管,大幅提高对财务造假等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加快推动证券代表人诉讼机制落地,更好保护投资者利益。 瑞幸咖啡事件之后,这已经是刘鹤第四次谈及资本市场的核心股票市场的制度建造问题,而且这次提到了加快推动证券代表人诉讼机制落地的问题。 实际上,从发达国家股票市场的实践看,证券代表人诉讼机制集体诉讼制度既是对上市公司诚信行为的强力约束,同时也是对中小散户投资者最好的保护措施。

   针对中国经济高质量创新发展的未来,我们亟需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

   要完成这样的重要任务,需要包括中央银行在内的所有金融控制者和管理者的共同努力,为此我们希望中国央行转变思维方式,不要仅将满足货币流动性合理充裕作为行动目标,而更要关注资本市场流动性是否合理充裕的问题。

   责编

  吕江涛(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